一波中特点击登录|开门大吉一波中特

當前位置:首頁>中國山東>山東新聞

山東只有3個縣沒發現艾滋病 累計報告1805例

在濟南站停靠的列車上,疾控中心工作人員正在發放防艾宣傳單。本報記者 王媛 攝
    □記者  高擴  郭靜

    本報濟南12月1日訊 12月1日是世界艾滋病日,今年我國世界艾滋病日的宣傳主題仍然是“遏制艾滋,履行承諾”,副標題是“權益,責任,落實”。省城各艾滋病防控部門連同艾滋病防治宣傳志愿者在各種場合宣傳艾滋病預防與治療的知識,提升人們對艾滋病的認識水平,反對對艾滋病人以及感染者的歧視。

    “親吻不會傳播艾滋病嗎?”

    “親吻也不會傳播艾滋病嗎?”韓敏驚訝地和她的男朋友說。在一旁的防艾宣傳志愿者趕忙解釋,“一般的社交活動,如握手、擁抱、親吻是不會傳播艾滋病的。”

    1日上午,在濟南洪樓廣場,韓敏和她的男友正在瀏覽艾滋病防治宣傳展板上的艾滋病防治知識。韓敏是附近某大學的大三學生,她坦稱,“我知道現在艾滋病的傳播范圍已經很廣了,但是有些知識我真的不了解。”

    “現在公眾對艾滋病知識了解不足,很大的原因是我們國家的文化和對艾滋病的誤解造成的。”山東大學紅十字會的步秀萍老師對記者說。

    步秀萍說,“在中國,人們通常是羞于提起兩性關系的,而艾滋病的主要傳播途徑就是性傳播。在瑞典,當孩子六歲的時候,老師們就會告訴他們安全套的用途和使用方法。現在人們都會‘談艾色變’,事實上,日常的接觸不會傳播艾滋病。”

    農民工已經成為重點人群

    1日上午9時50分,在濟南開往重慶北的K15次列車上,防艾志愿者們正在向乘客發放艾滋病知識宣傳材料。

    “這個有什么用?”一位農民工隨意翻看著志愿者發放的宣傳活頁。記者發現,他根本沒有細心閱讀就把宣傳材料扔到了一邊。“艾滋病,聽說過,但與我有什么關系呀!”省紅十字會工作人員趙老師表示,這種情況在每一年的艾滋病宣傳中都會出現。

    省紅十字會今年之所以選擇火車站區域進行防艾宣傳,正是因為火車站是農民工流動較大的場所。

    據省疾控中心副主任康殿民介紹,農民工長年在外工作,容易發生婚外性行為,“外出務工/返鄉人群已經是艾滋病防控的重點人群”。

    艾滋病離我們并不遙遠

    其實,艾滋病離我們并不遙遠。1992年我省發現第一例艾滋病毒感染者,2000年以后幾乎呈逐年增長趨勢。

    “目前全省只有東營的墾利縣、濟寧的汶上縣和德州的慶云縣沒有發現艾滋病疫情,除此之外,艾滋病已經波及全省17市的137個縣(市、區)。”康殿民說。

    "我省艾滋病的感染人群已經由高危人群向一般人群、多種職業、多元化趨勢發展。" 康殿民說:"令人擔憂的是,20-39歲之間的青壯年占累計報告艾滋病病毒感染者和 艾 滋 病 病 人 數 量 的71.7%。"
 
山東累計報告艾滋病病毒感染者及病人1805例
 
    本報濟南12月1日訊12月1日是世界艾滋病日,記者從省疾控中心獲悉,自1992年發現首例艾滋病病毒感染者,截至2009年10月31日,我省累計報告艾滋病病毒感染者和艾滋病病人1805例,其中艾滋病病毒感染者1159例,艾滋病病人646例。累計死亡420例,其中艾滋病病人死亡246例,感染者死亡174例。總體來看,疫情數量呈逐年增長趨勢,感染人群由高危人群向一般人群發展。

    據省疾控中心副主任康殿民介紹,我省艾滋病感染人群由高危人群向一般人群、多種職業、多元化趨勢發展擴散。傳播途徑由過去相對單一的出國勞務人員的性接觸和非法采供血傳播為主,改變為目前的以性傳播為主,吸毒、同性戀、血液、母嬰傳播等多種方式并存。

    目前,累計發現的艾滋病病毒感染者中經性傳播的比例高達64.6%,其中異性間性傳播途徑感染者占48.9%,同性傳播占15.7%,經受(供)血傳播占24.2%,母嬰傳播占3.9%,注射吸毒傳播占7.3%。

    “經性途徑感染的艾滋病人人數上升主要有兩個原因,一是檢測的力度和范圍有所擴大,更多的感染者被發現;二是今年報告的新增感染者是今年發現的,并不代表是新近感染的。”康殿民說。

    盡管如此,我省還是存在許多高危人群,如暗娼、男男性行為人群、吸毒人群、性病病人等,此外,還有諸如外出務工、返鄉人群、校外青少年和長卡司機等,后者被稱為重點人群。

    “因此,我們需要調整艾滋病防治宣傳策略,加大艾滋病咨詢檢測工作力度,提高檢測率,加大高危行為干預力度,到2010年,各類高危人群艾滋病發病率控制在5%以下,艾滋病病毒感染人數控制在1萬人以內。”康殿民表示。
 
艾滋病恐懼者的心聲:做了十幾次檢測,還不放心
 
    艾滋病,這個在許多人生活中感覺遙遠的字眼,在“小阮熱線”的工作室里,卻每時每刻存在著。

    11月30日,記者走進濟南市疾控中心性病艾滋病防治所,見證了這些防艾工作者的奉獻,也傾聽了艾滋病咨詢者的心聲。

    ■接線員“最折磨的是窗口期不確定”

    自從1998年濟南市發現首例艾滋病感染者,濟南市性病防艾所副所長張昌慶就開始了防艾工作。十幾年來,他接觸過無數的艾滋病感染者,深知他們的痛苦無奈。

    “經常有人深更半夜打電話咨詢,他們都是被艾滋病嚇得睡不著才打來的電話。”張昌慶說起幾天前一個中年男子半夜來電,他是個業務員,出差時有過一次出軌經歷,回來后進行了VCT檢測,結果是陰性,他還是有所懷疑,連續又做了幾次,還是陰性,兩個多月過去了,他還是心神不寧,工作也做不下去。

    “像這種情況很多,都是恐艾癥搞得。”張昌慶說,現在網上流行“恐友”一族,他們大多是VCT檢測為陰,但又不敢相信,因此只能一遍遍檢測,一次次打電話來求證,獲得心理安慰。

    “折磨他們的是窗口期的不確定。”張昌慶說,在窗口期,艾滋病毒感染者的血液檢測查不到艾滋病病毒抗體,結果仍呈陰性,“但具體窗口期到底應該是多長時間,至今沒有確切的定論。”他說,其實窗口期的長短有個體差異,大多數在6周左右,但“誰也不敢給予確定的答復”。

    “這種折磨只有親身經歷者才能體會,我親眼目睹過不少人因此茶飯不思,有些人甚至痛哭流涕,表示一失足成千古恨,后悔自己不小心。”

    ■檢測者“等結果就像等死刑宣判”

    經過一番波折,終于撥通一位艾滋檢測者的電話時,盡管目前檢測結果呈陰性,但他依然一再囑托記者要保護他的隱私。

    他自稱是一名同性戀者,剛過20歲,跟男伴有過性接觸,就在三個月前,他突然出現高燒癥狀,他立馬聯想到艾滋病這個可怕的字眼。

    在同伴的鼓勵下,他去濟南歷下區一個檢測門診進行檢測,當時的結果是陰性,但他心里依然有陰影,于是在一個月內,他連續進行了6次檢測。到目前為止,他說已經做了十幾次檢測,盡管結果都是陰,但他心里還是難受。

    “有時做夢夢見檢測結果是陽了,就哭醒了,醒來就接著哭,那種滋味,生不如死,就像等待判死刑一樣。”他說。

    盡管現在已過了三個月,但他依然沒有擺脫陰影,“一年后,我可能還會去檢測。”

王曉亮

請您留言

登錄名
密 碼

查看所有評論

不是大眾網會員,歡迎注冊
一波中特点击登录 网赌庄家怎么个追杀法 排列五专家预测99%准确 极速vnp安全下载下载 幸运飞艇开奖结果直播 大乐透选号顺口溜 燕赵风采最新开奖 金蟾捕鱼游戏机 足彩单场开奖结果 二八杠有啥技巧 谁有幸运农场计划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