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波中特点击登录|开门大吉一波中特

當前位置:首頁>新聞>國際新聞

馬爾代夫沉沒進百年倒計時 8成國土海拔低于1米

  要知道馬爾代夫歷史上一直沒有什么海嘯,甚至也沒有熱帶風暴,但是這次天災傷亡慘重。馬爾代夫人第一次集體感受到海面上升對生命的威脅。
大浪拍打著馬爾代夫首都馬累的“海墻”。

由于海水侵蝕,海邊大樹樹根裸露,椰樹傾側。

  馬爾代夫沉沒進入百年倒計時 “人間天堂”藍色夢魘

  從高空望去,馬爾代夫不愧為印度洋上的一串明珠:1190個蒼翠群島鑲嵌在蔚藍海面上,如同珍珠一樣光彩奪目,難怪這里被稱為“人間天堂”。不過一個殘酷的事實是,馬爾代夫的美景全部位于低海拔,全國平均高度僅高出海面1.5米,八成的國土不高于1米。如果聯合國對全球暖化下海面上升速度計算準確的話,最快一個世紀這些島嶼將被海水逐一吞噬。

  馬爾代夫人并非全球暖化的幕后推手,可卻是地球村上最早一批承受惡果的“村民”。在接受本報采訪時,每個馬爾代夫人談起氣候變化時腎上腺素都會上升,這個話題孕育了無盡的沖突;在說到12月哥本哈根舉行的氣候峰會時,他們又大多表示樂觀,尤其對中國的角色寄予了無限的希望。

  哥本哈根峰會也許是拯救這個“天堂”的最后一次機會。

  文、圖/本報特派馬爾代夫記者劉俊

  ●圖瓦盧

  ●馬爾代夫

  ●恒河三角洲

  ●上海

  ●珠江三角洲

  ●荷蘭

  本報記者正跨洋越海

  尋找海平面上升之地

  本報特派記者將立體報道哥本哈根大會

  它們變成了1米多高的浪潮,有些地方還高達4米,完全倒灌進馬累的大街小巷里,所有人都在狂奔,都在哭喊,都在祈禱,就像世界末日來到一樣!

  要知道馬爾代夫歷史上一直沒有什么海嘯,甚至也沒有熱帶風暴,但是這次天災傷亡慘重。馬爾代夫人第一次集體感受到海面上升對生命的威脅。

  ——馬爾代夫人Ikvam回憶2004年底南亞海嘯

  “看看海邊大樹裸露的樹根吧,它們遲早都得枯死。”站立在Villigili島雪白的海灘上,27歲的馬爾代夫人Ikvam沒有半點欣賞風景的心思。他點了根煙,對地貌遭遇海水侵蝕心痛不已。曾被派駐到新德里的Ikvam曾經是外交部官員,由于憂慮家鄉環境惡化,他到了這個島上當環保志愿者。Ikvam說,潔白細軟的海灘正逐步被上升的海面所淹沒,這個情景和北極冰川消融一樣驚心動魄。

  椰林樹影是該國的一大標志,可是海水洗刷下土壤不斷流失,正讓馬爾代夫的植被成為海面上升的第一批殉難者。Ikvam對本報記者說:“我已經見過無數的椰子樹倒掉,請你看看我身后的這棵椰子樹,它以前長得筆直,可是由于海水侵蝕根基不穩,現在已經成了30度傾斜。”

  記者看到,海水再漫進5米將吞噬眼前這片海灘,一個潮頭襲來,潔白的沙子又被沖刷掉了一片。海灘另一邊是一排上世紀70年代修建的度假屋,但是已經被棄用,離岸約10米處滿眼是斷壁殘垣,顯然這里已經不大適合旅游。

  “我的父親已經成為‘氣候難民’”

  Villigili島和首都馬累只有7分鐘航距,它的處境讓馬累人焦慮,它的海拔不足1米,正成為海水侵蝕的典型,馬累人一提起這個島就會脫口而出:“它正在變得‘越來越矮’了!”

  “我的父親已經成為‘氣候難民’。他原來住的島叫做Hathifushi,在馬爾代夫的最北端,但是在2007年的時候已經全部被淹沒,80多人全部要轉移到另一個更高的海島Hanimaadhoo,我很擔心以后更多的同胞會這樣。”Ikvam說。在馬爾代夫的30萬人口中,10多萬人聚居在馬累,其余則分散居住在194個島嶼中,據本報得到的一份政府最新統計,其中164個遭到大海嚴重侵蝕。

  聯合國政府間氣候變化專門委員會(IPCC)指,1961年以來全球海面平均每年上升1.8毫米,由于熱膨脹、冰川、冰帽和極地冰蓋的融化1993年以來加速到3.1毫米,如此一來最快100年內海面上升將淹沒整個馬爾代夫。

  “Villigili島以前的海灘要廣闊得多,有20多米可以給我們散步!”Ikvam貓在地上在海灘上畫了一個島的模樣,他說馬爾代夫是建立在珊瑚礁上的國家,島嶼是這個國家最寶貴的資源,如果保護不當,旅游勝地的美譽將不復存在。

  “由于海面高度是不停變化的,馬爾代夫的海島從來都是時隱時現的,自古這都被看作很自然的過程。但是現在不同,由于氣候變化,即將要被淹沒的島已經成批的出現,這實在太可怕了。”

  居民自發收集石頭鞏固海岸

  為了保護海灘和樹木,記者發現當地人出盡了法寶。例如海灘上凌亂地擺放了一堆怪石,都是居民從各地收集回來的,可是只有半米高,海浪一翻就能輕易越過;在裸露的樹根旁,也堆放了很多已經發黑的碎石子,一打聽原來也是居民希望用來鞏固樹根的。

  “這樣的小打小鬧根本抵御不了大浪。”Ikvam不禁向記者回憶起2004年底南亞海嘯的恐怖情景。“我清楚的記得那天是12月26日,早上9時剛過,海面上出現了一些小波浪,浪花激烈地拍打著海岸。漸漸的,它們變成了1米多高的浪潮,有些地方還高達4米,完全倒灌進馬累的大街小巷里了,所有人都在狂奔,都在哭喊,都在祈禱,就像世界末日來到一樣!”

  “要知道馬爾代夫歷史上一直沒有什么海嘯,甚至也沒有熱帶風暴,但是這次天災傷亡慘重。我記得海嘯那天馬累的街道幾乎全部被水淹了,學校、商店全部停課和關閉,馬爾代夫人第一次集體感受到海面上升對生命的威脅。”Ikvam有些后怕地說。

陶云江

請您留言

登錄名
密 碼

查看所有評論

不是大眾網會員,歡迎注冊
一波中特点击登录 大乐透2018年全部开奖结果查询 重庆时时开奖记录网 诚信28app 正规彩票微信群 新河北11选五开奖结果 时时彩计划送28元彩金 山东11选五走势图一定牛遗漏 浙江体彩11选5 盛世国际赛车群 辽宁快乐12今天推荐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