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波中特点击登录|开门大吉一波中特

當前位置:首頁>新聞>國內新聞

人民日報多地調查:普通居民"干得多掙得少"

人民日報記者多地調查顯示,中國城鄉居民不同群體之間的收入差距不斷拉大,特別是由于勞動報酬在初次分配中的比例過低,“干得多,掙得少”,制約著百姓消費能力和生活質量的提高。

漫畫

  人民日報12月3日報道 我國城鄉居民收入在總體穩步增長的同時,不同群體之間的收入差距卻在拉大。特別是由于勞動報酬在初次分配中的比例過低,“干得多,掙得少”,制約著百姓消費能力和生活質量的提高。調整國民收入分配結構,真正讓人們“勞有所得”、“干有所值”,是一件鼓腰包、順民心的要緊事

  □傍晚5點半接班,工作到次日凌晨4點多,黑白顛倒,每夜掙400多元。福州出租車司機葉為民——

  ■收入來得不容易

  晚上6點半的福州街頭,車水馬龍。望著前面等候的車流和遠處的紅綠燈,出租車司機葉為民十分焦急。出租車白班和夜班在17時半交接,之后到19時左右正是夜班司機賺錢的好時候,“一般情況能有八九十元的營業額,下雨天和周末要好些。但高峰期路也堵,車不好開。”

  34歲的葉為民是福州郊縣人,進福州城工作已多年,兩三年前開始跑出租。“在福州人眼里,出租車司機算是準高收入者,收入到底有多少?”記者問。葉為民憨厚地笑笑,“只能算中等吧,正常的話,一月能賺4000元。”

  這收入來得不容易。

  葉為民長年跑夜班,每天傍晚5點半接班,工作到第二天凌晨4點多,黑白顛倒,一月只休息4天。而且,他和身邊的很多司機都沒辦理任何社保手續。“有人說我們這工作挺輕松,每天坐在車里,動動手腳就來錢。可壓力大啊!十幾個小時連續跑,一刻不敢放松,就怕出點事故。有時你不碰別人,別人也會碰你!”

  由于車不是自己的,每個夜班,葉為民要向車主交100多元租金,再加上各種稅費和向掛靠公司交的管理費。這樣一來,每夜400多元的營業額里,油錢和租金占去2/3。每天夜里兩點多,有些司機回家休息了,葉為民還繼續干。

  “為什么這么辛苦地跑?因為負擔越來越重了啊。”妻子原來開了家小服裝店,后來因為沒人帶孩子只好關了,4000元就是每月全家的收入。房子是租來的,每月租金近300元;5歲的兒子上幼兒園,每月費用六七百元;父母和岳父母每月也要給一點吧……葉為民一筆一筆算過來,每月只剩1000多元。

  這1000多元能干什么呢?主要就存著預備給孩子將來上學用。買房子卻從未想過,“商品房太貴了。申請經濟適用房,我們是外來人口又不符合條件。在福州生活了這么多年,什么時候能拿到市民待遇就好了。”

  □固定工資每月640元,焊接一臺熱水器掙不到3元。濟南打工者吳長勝——

  ■大家工資都比我高

  濟南雖是冬天,吳長勝供職的力諾瑞特新能源公司車間卻顯得格外暖和。他站在一臺太陽能熱水器旁,手拿氬弧焊,正緊張地忙碌著,“以前,公司業務量小,每天只焊接100臺。今年,熱水器下鄉刺激了需求量,公司訂單不斷增加。今天要焊230臺。”

  2005年,18歲的吳長勝從濟南市商河育才技校畢業。當時,因工作難找,他自己籌資販起水果蔬菜。“蓬萊的菜、東北的西瓜,我都賣過,天南地北地跑,把進的貨運到批發市場,半年下來,掙了1萬多。”吳長勝說,錢是掙到一些,但活兒太辛苦,僅幾個月時間,瘦下去五六斤。

  后來,他在老家威海盤下一個小吃部,又到濟南長清大學城賣服裝,有掙有賠,兩年算下來,折進去3萬多。

  “家人勸,找個穩定點的職業,別總這么漂著。”吳長勝嘆了口氣。經朋友介紹,他來到力諾瑞特公司。開始是3個月的實習期,工資每月只有600元。因為表現好,小吳提前半月轉正,工資單上的數字從3位數,變成了4位數,每月能拿到1600元左右,“固定工資每月640元,其他為計件工資,焊接一臺太陽能熱水器,平均2.95元。”

  除了工資,公司還給職工繳納了“五險一金”,個人需繳100多元。“因為進公司不到5年,我還沒有資格享受住房公積金。”逢年過節,公司發一些福利,比如中秋150元、過年200元。小吳說,“公司規定按工齡休年假,我一年可以休5天。可為了多拿點錢,從沒有休過。”

  “車間里,誰比你工資高?”

  “大都比我高。”小吳笑了,“我是焊接工,上面有工藝員、統計、車間主任、生產部長、生產總監、總經理等。工藝員大概每月2600元,車間主任每月近5000元。”

  小吳說,他還是個毛頭小伙,沒有女朋友。除了上班,平時很少出廠門。吃飯就在公司食堂,每頓三五元。吳長勝最大的心愿,是過年后自己買套房子,“90平方米,總價30多萬元,首付30%,大約9萬。現在存折里有4萬元,還有不小的差距。”

  □每月收入4000多元,可交上房子的月供后,錢包就癟下去了。廣州白領張超——

  ■何時不再捉襟見肘

  將3個月的供樓款7800元存入銀行專門的按揭賬戶后,張超感到銀行卡開始亮“紅燈”了。生活在廣州,處處要花錢,他認為自己的銀行卡上最少要存2萬元,以備不時之需。但現在,供樓款一交,存款少得突破了心里底線。

  張超現在廣州一家醫療器材公司做售后,12年前大學畢業來到廣州,工作、結婚、生子、買房……如今,張超工資條上稅前收入超過5000元,扣除個稅和社保醫保和其它費用后,拿到的現金也有4000多元。不過由于每月還房貸2600元后,錢包就迅速癟下去了。

  國際金融危機爆發之后,為了穩住客戶,公司加大了對客服部門的工作要求。除了正常的客戶有需求必須到位后,還要求每位客服經理必須對自己聯系的廣東省內客戶每月登門拜訪一次。如此一來,工作量又增加了一倍。

  張超的妻子曾在一家醫院做護士,月收入一千六七百元。孩子出生后,家里忙不開,這給妻子出了一個難題:如果繼續工作,因為要上夜班,就必須請一個保姆,但現在最便宜的住家保姆,每月工錢也在1200元以上。無奈之下,妻子就只能辭工,專職帶小孩,家里的收入頓時也少了一大截。

  像張超這樣的白領,在廣州不在少數。干得多了,收入卻似乎越來越顯得少了。對于加工資,他們的要求并不高,在應付家庭正常的支出時不捉襟見肘,就很滿意了。

劉寶才

請您留言

登錄名
密 碼

查看所有評論

不是大眾網會員,歡迎注冊
一波中特点击登录 北京Pk赛车在线预测 快速赛车开奖规律 天津时时彩质合走势图 内蒙古磴口县11先5 709彩票网下载 赛车计划软件免费 十一选五助手下载 时时彩有买9码的诀窍吗 江西新时时彩开奖号码 20选5走势图带坐标连线